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文化艺术 > 正文

文艺批评的“底气”源于文化自信

nd.fjsen.com  2016-08-05 16:02:28 李邨南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今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这一论断把“三个自信”丰富发展为“四个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一种自信。早在1939年,郁达夫面对民族危亡,就指出过,文化是民族性与民族魂的结晶,民族不亡,文化也决不亡,文化不亡,民族也必然可以复兴的。可见,有没有文化自信是关系民族存亡、复兴的一件大事。那么,文化自信之“文化”指什么,我以为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道路、理论、制度这三个“自信”的定语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第四个自信的“文化自信”,其定语也是如此。一个社会发展的道路、理论或制度,一旦沉淀到文化层面,就获得了新的凝练与升华。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都是当代中国人在实现民族复兴伟大实践中的创造,是从当代中国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从西方哪个国家或古代某个时期移植过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也是当代中国人在民族复兴伟大实践中创造的,它当然具有民族属性,与民族文化传统一脉相承,涵括却不等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文艺属于文化的范畴,是文化的重要部分。在文艺特别是文艺批评领域,文化自信尤其重要。当前,文艺批评面临着不少问题。比如,有的文艺作品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但思想性、艺术性有欠缺,批评家一张口,生产者就拿出“票房数字”的法宝;有的文艺作品在西方世界收获奖项,但不接祖国的地气,批评家一提出不同看法,创作者就拿出西方的理论、概念来做挡箭牌。面对这些“硬指标”“洋指标”,文艺批评家有时候说话不硬、“底气”不足、定力不够,令人叹息。应该说,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说到底是缺乏文化自信,缺乏对当代中国优秀文化的体认和坚守。

当今的文艺领域纷繁复杂、流派众多,评价标准也众说纷纭。文艺批评树立文化自信,增强“底气”,首先要厘清什么是美的问题。艺术是追求美的,又总以一定的技术为基础。因而,文艺批评不能离开“技”的层面,纯粹的技术分析或作品分析很难定义为文艺批评,至少不能说是高明的文艺批评。文艺批评是立足于“技”又超乎其上而进入审美层面的,要回答被批评对象“美不美”“为什么美”等问题,因而离不开美学的标准。

美具有普遍性,也具有民族性,其民族性蕴含于具体的艺术门类和作品之中。中华美学具有托物言志、寓情于理、言简意赅、凝练节制、形神兼备、意境深远等特点,强调知、情、意、行相统一,在世界美学理论中独树一帜,集中体现了中华先贤关于“什么是美”“如何鉴美”等问题独特而系统的回答。有的艺术门类比如书法,是中国独有的,就像叶秀山所说,“别的方面,他们(指西方)可类比的很多。譬如戏剧,他们可以跟他们的戏比;绘画,他们可以跟他们的绘画比。唯独书法,没法比,他们没有这个艺术种类。”有的艺术门类,诚如叶秀山所说,是可以类比的,但依然体现出中华美学特有的气质和神韵。钱穆认为,西方的戏剧有特定的时空,中国戏剧则脱离时空,是群性的、空灵的。这种独特的美学追求,除了贯注于艺术作品本身,以作品传诸后世之外,还通过一系列概念、范畴得以传承。这就是中华美学独特的概念体系。近代以来,在欧风美雨的冲击下,有人试图否定这些概念、范畴,认为“神品”“妙品”的等级、“龙骧”“虎视”的比喻、“飞青丽白”的形容,不过是些“怪秘的感想”“不可理喻的嗜好”。更多有识之士,则对这些概念作了认真的整理,特别是在其解释力上的扩充和转换上下了很大功夫,使其在近代语境中再度经典化,比如王国维对“意境”的运用和阐发,就是如此。如果中华美学的概念、范畴无法运用于鉴赏和评论当下的艺术现实,特别是依托互联网而来的新兴艺术,无法阐释新兴艺术之美,那么,所谓“中华美学”就只能存在于故纸堆或博物馆了。在文化自信恢复并高扬的今天,更应重视中华美学特别是其概念、范畴的研究,赋予它们更深刻、更广泛、更持久的解释力,使其成为当代中国文艺理论的生长点。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文艺批评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