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文化交流 > 正文

映日荷花别样红——读《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

nd.fjsen.com  2016-10-14 16:13:50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在世纪之交写作此文时,笔者就曾为中国民间文艺学的世纪辉煌而心胸激荡,但只能在单篇文章中浮光掠影。如今读到锡诚兄这部关于中国民间文艺学史的皇皇巨著,快慰之心便不禁油然而生了。

本书将百年民间文艺学史,划分为滥觞期、歌谣运动、学术转型、战火烽烟、新中国17年和改革开放新时期6个时段进行梳理,以资料丰富翔实,视野开阔,持论公允,气势宏博,显示出鲜明的学术特色。

作者说:“从学术发展史的角度说,笔者对百年民间文艺学的流派和思潮的梳理与述略,旨在表达一个观点:在百年民间文学学术发展史上,理论、观念、方法,甚至流派(学派),是多元而不是一元的,而且从来也没有统一过,即使是在新中国刚成立的50年代。这一方面说明了民间文艺学作为学科的不成熟性,另一方面又显示了民间文艺学的边缘性和跨学科性。”本书虽按“五四”前后、抗日烽火、新中国17年和改革开放新时期这几个时段来叙说,这其实只是表层结构,从“歌谣研究会”到“民俗学派”,从“人类学派”到“社会-民族学派”,从“俗文学派”到“延安学派”等诸多学术群体的百舸争流,才是作者全神贯注的关键所在。它视野开阔,既用心评说钟敬文、顾颉刚等的卓越成就,也热心称道丁山、孙作云、程憬、吴泽霖等的杰出成果,还突显了何其芳、毛星等人的真知灼见,这些都是超脱一般民间文学论著,能予人以新启示的事例。

刘锡诚先生早年由译述苏联民间文艺学论著而跨进中国民间文艺学领域,后来又作为《文艺报》编辑而广结文缘,再后主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组织领导工作直至晚年。他撰写这部民间文艺学学术史能广采博纳,同上述阅历积累显然有关。但我认为,本书的这一特色和他关于中国国情与民间文学学科内在关联的思考,更有着直接联系。

本书在绪论中,曾专节论述“学科与国情”,他写道:“从其诞生之日起,中国现代民间文艺学就显示出‘反传统’的思想锋芒和‘到民间去’的平民意识,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时刻与国家民族的命运休戚相关。换言之,中国现代民间文艺学绝非几个人想象出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纯’科学,而是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强烈的社会功能性的一个人文学科。”我在这里还想补说一下:民间口头文学的流行虽然是遍及世界各国的文化现象,中国的民间文学却有其特殊的品格。例如,由于中国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因而孕育生成的民间文学不论在生活内容还是艺术形式上都格外丰富多彩;又如,民间文学的普遍形态本是口头传承,而中国丰厚的上层精神文化同下层民间文化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互动关系,既彼此对抗,又互相渗透融合,民间文学园地口头传承与书面传承便常常呈现互相交错的形态,艺术上显得分外精彩;再如,民间文学主要是农业文明的产物,20世纪初期和中期的中国社会,民间文学正保持着它鲜活的姿态,发散出最强旺的生命力,因而强烈地吸引着一大批有识之士参与研究开发这一文化资源。特别是民间文学中所饱含的下层民众要求挣脱黑暗渴求光明的心声,正应和了一批民族精英立志改天换地的宏图大略,于是才有了“五四”时期北京大学向社会征集歌谣,知识分子到民间去这些破天荒之举。关注民俗和民间口头文学,虽然是20世纪初叶西学东渐的新学,其根柢却深深扎在中华大地的肥沃土地之上。这同西方列强伴随殖民主义扩张而兴起民俗学之类学科是有天壤之别的。这也就是中国民间文艺学很早就受到共产党人的青睐,以至成为左翼文化一个侧面的历史根源。

刘锡诚先生在这部学术史的“导论”中专列“学科与国情”一节,本意就在于此。它可以说就是贯穿全书的一根红线,试读“抗日烽烟中的学科建设”这一章,不论是沦陷区还是解放区,也不论人类学派还是社会-民族学派,相关学人均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投身于民间文学采录,由北京大学等校200多名师生组成的“湘黔滇旅行团”,在从长沙向昆明南迁途中,行程三千余里,历时两月之久,沿途采风问俗,随后出版了饱含学术价值的《西南采风录》一书。闻一多在1939年写成的序文中还提到他从这些“庄稼老粗汉”粗犷豪放的歌唱中深切感受到蛰伏于乡野底层却英姿勃发的民族精神,而增长了战胜日本侵略者的信心。那几年的战争烽烟并未成为这门学科的空白点,反而促使学界多元一体走向民间,使这一学科获得了较之歌谣运动时期更坚实的突进。

本书有别于一般学术史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它并不限于从学理上梳理解析相关学派的长短得失,而是以巨大篇幅来称道本世纪对中国多民族多品种民间口头文学采录整理工作的历史进程与巨大成就。关于新中国17年和新时期这两章,就考察采录及其成果览胜所费文字,乃至超过了对学术流派理论成果的评述,本书修订时增写的10多万字,主要就用在这些地方。从评介《格萨尔》《江格尔》《玛纳斯》三大史诗及其传承人,到列举上世纪30年代以来采录故事、歌谣、谚语卓有成效的张清水、肖甘牛、薛汕、朱介凡、董均伦、李星华(李大钊长女)、孙剑冰、张士杰等人的成果;从50年代由中国社科院和国家民委组织民族民间文学调查采录,编写少数民族文学史,到新时期开发南北方的民间故事村,以及倾全国之力在普查基础上编纂出版卷帙浩繁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建造起一座新的民族文化长城。书中展现的这一系列成果,完全称得上是蔚为壮观。这些地方既洋溢着作者对献身于民间文学事业的同仁的尊重,也是他基于国情对中国民间文艺学这座辉煌殿堂的全景扫描。笔者以为,就民间文艺学这一新兴学科的特性而言,采录整理和学理探究应是不可分割的两翼,而前者是根基。中国现代民间文艺学迄今尚无内涵丰厚的理论专著问世,常使学人深以为憾;可是在中华沃土上收获的三大史诗和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等一系列精美作品的采录问世光焰四射,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不足。锡诚兄撰写这部民间文学学术史,将学派、学理的解析梳理和民间文学宝藏的采录开掘紧密结合,融为一体,力避空疏。例如书中盛赞神话学、史诗学及故事学的研究成果,以之作为中国民间文艺学的标志成果,这几个领域就是在采录一系列多民族的活态作品并作深入学理探究才使学界耳目为之一新的。

1  2  3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文学学术史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