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文化交流 > 正文

映日荷花别样红——读《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

nd.fjsen.com  2016-10-14 16:13:50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本书视野开阔,取材宏富。所评述的研究者达百人,如在神话学部分不但有顾颉刚、杨宽、茅盾、闻一多、孙作云、丁山、袁珂,还将程憬于40年代完成的《中国古代神话研究》遗稿予以著录,而且不忘称道潜心研究东北满族神话的富育光和研究西南少数民族神话的李子贤等。又如,80年代初启动编纂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这一宏大文化工程时,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乔木听取有关负责人汇报后,曾有一个长篇谈话,在给予有力支持的同时,明确提出搜集故事一定要忠实记录,不能任意修改:“民间文学如果修改了,那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子孙后代都要遭殃,失掉了研究的基础。”民间文学集成以“科学性、全面性、代表性”这三性为编纂原则且将科学性置于首位,显然是同这样的明智指导意见分不开的。但这一谈话一直未予公布,人们无缘得知。其时正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参与这一文化工程组织工作的作者,按照记录稿将这一难得文献录于书中公之于世,就弥足珍贵了。

百年中国民间文艺学史乍看荒野无奇,实则是众多有识之士以百年心血垦拓经营的一座鲜花绽放的百花园。在中华民族面临伟大复兴机遇的当今时代,我们应当好好读一读刘锡诚先生的这部民间文学学术史,关注这富含中华文化特色的学术文化园地的兴衰。

笔者反复认真细读全书,不但没有感受到具有百年深厚积累的中国民间文艺学的“边缘性”,而且为它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创造成果所突显的辉煌特色而震撼,因而在对本文的反复琢磨中,将其标题定为“映日荷花别样红”献给读者。它荣获第12届“山花奖”民间文艺学术著作奖,不愧是实至名归。

最后,笔者作为在高校担任民间文学主讲教师长达半个世纪的老教师,不能不重新提起民间文艺学在高校人文学科中的地位问题。中国民间文学多年来一直是作为文学专业下的二级学科来设置的,90年代教育部在调整学科目录时,却把它归并到社会学中的二级学科,以“民俗学(含民间文学)”这样别致的方式来处置,实际上是将它取消了,以致现今在许多高校中文系成为空白地带。笔者在撰写本文时,读到2016年6月13日刘奇葆同志在中国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他在“礼敬传统文化,守护民间文艺之根”的开宗明义中郑重指出:“可以说,民间文艺是传统文化遗产中最基本、最生动、最丰富的组成部分,印刻着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记忆和审美风范,值得我们礼敬和传承。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中,弘扬民间文艺、延续中华文脉,是时代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和繁荣文艺事业的需要,也是广大民间文艺工作者的历史责任和崇高使命。”这段话对中国学人以百年心血浇灌盛开的中国民间文艺之花做了十分精当的礼赞。刘锡诚先生的这部百年民间文学学术史可以说就是这一概括论断的具体例证。在保护涵盖民间文艺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已构成世界性文化热潮的今天,是有关方面合理解决这一遗留问题的时候了。相信刘锡诚先生这部厚重的《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会给人们提供有益的启示。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文学学术史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